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12月心筆記

2017年12月09日
在嘉義市文化局的日子

某次和 Eason 吃販

少了十幾公斤,臉部線條還真的是有差噢!但我一點減肥的動力也沒有。

胖了10幾公斤後,身體反而變得很差,常感冒、常吐、不能捐血。星期三晚上又吐到天亮,只好把一早的採訪改成下午,補眠一下。

採訪結束已經下午五點多了,搞不清楚為什麼主編那一天一直Line我,也一直在追問進度。後來才知道周末版的報紙是星期四就排版、印刷(大驚)!

天殺的,在下班時間擁擠的車潮裡,開一個小時的車趕回家,出了2篇1200字的新聞,趕在晚上7:50 前排版、校稿完成。

人被逼到時,真的潛力無窮哦,但趕出來的稿子好像也不差。至少自己看了滿順滿有感覺。

這二天睡眠時間很亂,常作一些很怪的夢。剛剛醒來在想,對於一個單身的人來說,寵物伴侶有時候跟情人蠻像的。失戀了、失去了很痛苦,但是當下一段戀情開始,你就會忘記上一段的痛苦,雖然每一個伴侶帶來的養分和感受都不同,但陪伴的感覺是一樣的。


明明知道再開始下一段就會好了,但妳就是不想,也許有一天會再接受吧?!但不是現在。再讓我緬懷一下吧!我還很不捨。


2017年12月07日 吐到翻(1/2)


好像想了很久,應該把去年胖的15公斤減掉,但一直沒有動力和決心。自從爆胖後,身體狀況反而變差,無法捐血了,還很常吐。之前和菲比住民雄,半夜吐到一個人開車去掛急診。一個人時,媽媽總是很擔心。今晚在台南家的二樓吐了很多遍,吐到最後都是胃酸和苦水,現很虛弱的躺在床上,還不是沒人知道。一個人,有差嗎?

希望睡一覺後會好起來,畢竟一早要去跑一個採訪。

小辰說:「妳在笑的時候最美,不管幾公斤。」真是佛心。
但沒有一個男人只看笑容,不看身材的,是嗎?

以為自己好得差不多了,今晚又突然很想念菲比。如果那天沒有選擇幫她安樂,她現在還辛苦的活著嗎?還是她會好起來。只是她身上快要出現的褥瘡、她無法自主便溺、她辛苦的呼吸著,都告訴我應該要替她決定。

心裡面總是反覆的問自己這個問題,幫她安樂是對的嗎?

這種反覆之後,眼淚就會奪框而出。
不想把這種情緒感染給親友們,只好躲回部落格來書寫。

那麼愛狗,但怕失去而不再養狗,真的不是很正確的觀念對吧?
那麼需要感情,怕受傷而不再去愛,也真的不是很健康的想法。

好想念山上的溫度與氣味,以後真的只能一個人去走走了,連菲比也不在了。

今天執編問起:「還有主動試著跟他聯絡嗎?」沒有,
我常常想念你,但不再找你,因為那沒有意義。

好年輕的時候,氧氣那首歌詞是這麼寫的:「如果你愛我,你會來找我」不是嗎?
如果不,那就把你留在回憶裡,
這真的沒什麼,都會過去的。


2017年12月07日 喜歡這樣的自己(2/2)


寫書、寫報紙、寫雜誌、寫劇本是四回事,寫法不一樣。2012年10月開始,在毫無採訪經驗的狀況下,開始寫雜誌。這是我人生中覺得很幸運的事,因為可以一邊寫、一邊成長,我到現在還是很感謝執編,而這也是我唯一難得持續五年的事工。

因為是福音雜誌,遇到的阻礙比起一般媒體少。但也遇過2-3次難忘的經驗,譬如某嚴格的大學教授,一路很開心的聊,但在訪談時間一到,便喊卡趕人的,因為她很忙。
還有採訪一個團體後,要求來張合照,被團體中的長輩拒絕,並嗆:「妳來採訪沒啥麼了不起的。」問題是我旁觀者根本沒講話。

今年中開始寫報紙的報導,很不一樣的節奏,就是訪完要快速交稿,而且寫稿和下標的方式跟雜誌很不同。對我而言是很棒的練習,但我喜歡寫雜誌,因為可以多一點感性,且詳細又值得保存、回味。

那天去做2017台南聖誕點燈的報紙報導,拍照時一直被保全趕,平時不戴記者證的我只好戴上,那時真的很好用。不過未來我知道,不想用特權的話,就是早點去卡前三排中間的位置。

明珠傳道說:「覺得妳很用心、熱切的做好每一個妳,這是最吸引人的!」謝謝她看到,我也很喜歡這樣的我。

12月4日 17:31 · 台南市 · 
斗六福氣教會劉牧師,剛Line提醒我年底要受洗,忙碌的牧師居然記得我,真令人感動。福氣教會紮實的課程及氣氛,讓我很想成爲他們的ㄧ份子。
但我還沒準備好,想等我定居的地方確定啦。(但實際上是想等伴侶出現,如果是個基督徒我馬上受洗+嫁給他。)哈哈哈,這算不算交換條件!

2017年12月03日 台南市聖誕點燈 台灣文學館主燈區
這幾天很常被問:「妳還好嗎?」
其實我滿好的。

沒有難過到不能自已的地步,大概只有三天沒辦法好好工作。
後來就好了。
只是有時候會忘記她不在了。

今天去參加親家嬤的公祭,回到家清洗了菲比生前用的東西。

出去買東西時,和長輩聊了一下,他說了「陰陽兩隔」,重重地打在我的心上。人生最難的依然是「生離死別」,但日子還是要過啊!

正前往市區台灣文學館跑ㄧ個聖誕月點燈活動報導......

以前結束工作總是趕著回家,因為有她在等我。

今晚發現,不會那麼急著要趕回家了,
但有點失落。

希望有一天,她會用另一種方式再回到我們的生命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