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1日 星期三

我和我馴養的狐狸(2)

如果愛和情感,本身就是被制約的,那麼我會希望在書寫裡不為格式所限。 

年幼時讀小王子,不懂他和狐狸之間的情感; 
再長大一些明白了小王子與狐狸之間制約,我想送給了小王子一把槍,斃了狐狸; 

當變成一個成熟的女生,我卻渴望馴養一隻狐狸,從躲藏、防備、害怕,到試圖接近,從彼此期待、保護、占有到猜忌。 

我所理解的馴養,就是建立關係,就是彼此需要,也就是彼此是對方的唯一; 


我以為馴養是幸福的事。 


當我馴養了狐狸,我卻被告知愛和占有不該並存 

馴養不是占有,不是綑綁住他 
他會因為被緊抓而逃跑 
他會因為被關閉而害怕失控 
他會因此而受傷而疏遠 

我心甘情願被馴養的狐狸制約了, 
但就算是很愛他,也要用一種若有似無的方式,靜靜的陪在他身旁,輕輕的愛。 

可是狐狸知道嗎?本質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只有用「心」看,才能明白。

2011年12月20日\請假裝你會捨不得我

【釀酒月光】
那天妹回來,說八個月的記者生涯,讓她萌生離意;她同是電視新聞記者的男友,也埋怨媒體工作沒有自己的時間,每天都想著不工作。聊了許多職場上的事,社會新鮮人的她終於慢慢懂我了,從16歲開始半工半讀的我,現在已經累到無法繼續了。
突然想起《家族遊戲》這部電影,在跟随世俗的腳步下,升學、補習、在乎別人的眼光而活……最後大家趴在桌上:「好累,為什麼?」
我們都一樣,不想當罐頭人、不想在制式的軌道上運轉、想打破框架,最終我們還是覺得「好累」。
但至少,不必問「為什麼」。


【離開當下】
A不再出現於臉書上了,就像當初我們一起消失在噗浪上一樣迅速,但這次他獨自離開了,妹說:「這樣好的男孩,即使沒和妳談戀愛,也該有一個人愛,他心裡一定有很大的傷口。」
那我呢?妳們看到了我的孤獨了嗎?
「穩定的生活不是我想追求的,我想看更多風景」,A離開前提起我曾說的這句話。但其實我沒說:「如果有一個人要我為他停留,我願意。」
那晚,B說要幫單身多年的我測字,從提問裡我感覺到,他想解決的不是我的單身,而是他對我的疑惑,於是我躲著他。
在我誠實告訴他,我心上有人後,C不再關心我了。
單身太久,連老友傑都懷疑我是同性戀。


【蛇】
這段時間,因劇本需求,讀了一些關於蛇的符號學理論,也在《聖經》裡看到〈摩西舉蛇〉的故事。大概是因此,作了個感覺很真實的夢,不小心殺了一隻蛇;隔天,我迷信的跑去家附近的土地公廟拜拜。

從小學三年級那條僥倖被放生的蛇開始,牠就在我的人生或夢裡出場很多次,佛洛依德說,蛇是性暗示;以宗教的角度解釋,蛇代表著內在力量的覺醒:但殺了蛇呢?


【光】
喜歡重播著同一首歌在黑暗中打著光書寫:寫了幾場分場大綱,便無法繼續了,20多年了,還是那麼深刻。
1-2天就得靠著寫筆記來抒發情緒的我,12月上半卻一直空白著,並不是完全沒有書寫的情緒,而是思緒流動太快速,以至於來不及記下。
不想去回想了,有些書、有些人、有些回憶,是無法再度被翻閱的,就像在槍聲結束、《請假裝你會捨不得我》這歌出現的剎那,我就知道再也無法重看《恐怖份子》這部電影。


【無能為力】
我在他的劇本裡得知他的性向、在他的部落格裡讀到那段他無法拼湊的愛情劇碼,而她說靠近他是想挖掘故事作為題材,我覺得納悶。他是個書寫能力頗佳的人,都無法完整的寫下自己的故事了,她又如何有能力?

2011年12月12日 星期一

再見?

終於,還是寫了訊息向他說再見:

其實,我好像懂了,男人們喜歡到我身邊療傷,
或許一個月,或許一年,傷好了,就離開。


在這個秋天以前,我曾一度以為自己復原了,
可是這幾天,我發現,更加疼痛了,不知道這種討厭的感覺什麼時候消失。


但還是要跟你說:
【謝謝你】2011年11月帶給我的快樂,以及因重逢你所有的身心靈獲得。

【對不起】我帶給你的困擾及麻煩。

【請原諒】未以最真實的那面待你,我不該為了取悅他人失去自我。

【我愛你】也愛你失去、缺乏的一切,那是因你努力付出所得的美麗傷口。



等我瘦成我想要的樣子,等我好起來,等我再成熟一點,等我覺得可以回到與你對等的關係。


希望有那麼一天。再見。


說了再見,真的會再見嗎?

也許,給彼此一段時間去思考吧。

2011年12月4日 星期日

除此之外

東森電影重播著《五月之戀》,我想起有著殘酷溫度零下27度的哈爾濱,也想起很久沒登錄、那短暫停留的秘密基地。今年春夏,有個認識許久、短暫陪我療傷二季的旅人,和他每天給彼此一封信,記得曾聊起澳洲泥偶戲《巧克力情緣_瑪莉與馬克思》(Mary and Max),這部電影。

他說自己疑似有亞斯伯格症。

旅人去過很多國家,電影與音樂對他來說比食物重要,在卸下軍職後,失業很久,無聊去考公職,卻無意上榜,他說不當公務員是廢人,但當了也是廢人。

這些年來,偶爾會PO給我一首歌,他是個只聽西洋音樂的人,但他PO給我的通常是中文歌曲,寫信的時候很小心用語、在意我感受,常把道歉掛嘴邊。9/7日那封來信,我再也沒回信。曾經有與他見面的衝動,也曾想過也許有發展的機會。

但是感覺過了就是過了,是我自己的問題?還是人與人之間就是如此?對我來說,感覺真的很重要。

我這人作事憑感覺、喜歡一個人也憑感覺,這是我覺得頗糟的事。

這篇,記錄那些差點被遺漏的片段,這是2011年:


1月23日01:07
哈爾濱好美,零下27那會是怎麼樣的溫度?
大概只要在乎的人在場,再怎麼低的溫度,也不覺得冷吧?

1月23日12:37
看到劉奶茶抵達哈爾濱拍的美景照片,零下二十七,那是怎樣殘酷的溫度?我卻覺得它美。 需要幸福感時,喜歡在咖啡裡加很多鮮奶,以變態的甜襯托它。 就像這樣感覺幸福的清晨,卻給自己一杯雙倍濃縮的咖啡,不需任何調味。 大概要這樣,才能感覺到自己真實的活著吧!

1月23日12:38
我想起Piano說:「無論如何不要為難自己。」心虛的笑了 哪天,我會以第一次見面妳為我調的布丁奶茶敬妳,那是我記憶裡一次難得的甜蜜。

2月3日22:03
算了算,若按原來週期的話,陳小嚕的癲癇差不多是在這幾天會發生,所以我其實是抱著緊張的心情在過這個春節,希望她每一次都有意外突破。

2月10日23:59
拼命對著喜歡的男生,講自己有多喜歡另一個男生,這是什麼心態?

4月16日05:29
天亮了,心情一直是被壓縮著的。 不再有以前明顯情緒起伏了,覺得很空洞,說不上來的空洞。 年紀越長,越沒有能力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內心,臉書也是選擇性的Po文。大多時候就像昨晚那樣,舔舐著傷口,燈還開著卻睡著了,醒在半夜。很矛盾的,不希望自己傷心,卻害怕時間會把我對嚕嚕的記憶淡去。

4月16日05:36
不如十多年前輕易就來一場網戀的衝動了,也許幻想能力也會隨著年紀減弱吧。這男生出現在2008,到過很多國家流浪,寫詩、看電影、聽很多類型的音樂,長相卻本土。和一個未曾謀面卻認識算久的男人一來一往寫著信,他不是第一個,也許我生活一向欠缺這種可以談心的男人。醒在深夜,回覆他1500字的長信。

4月21日14:03
那天他打電話給我,掛上電話後,我突然覺得,所有當時以為過不去的,還不都成了雲淡風清。就是這樣,被時間推著走。就勇敢的走吧:)

4月23日04:29
好些年沒遇到能一來一往寫信的對象了,不容易啊。

4月27日03:38
十多年來,很難得心中無人。這種感覺其實還不賴。

5月4日00:58
後來我才想起,認識他是在2008年的10月。他頻繁的出現在這個春天,在我需要被關心的時刻。然後我開始看他看過的電影,寫信分享我生活裡的大小事。

5月6日02:19
不論感情、友情或是機會,都有一段期限,似乎過了就過了,很難找回最初的感覺。

5月6日02:29
就這樣,我們從四月初每天給彼此寫信,至今。

5月18日12:59
仔細想想,我這一生好像無不處在不安當中。不安,讓我痛苦;卻也讓我努力向上。誰來給我安全感?

5月18日23:10
她說,當一個人覺得自己很無力,沒信心時,是連求救的能力也沒有的。

5月19日00:07
她說,信了上帝。我恭喜她找到自己的內在父母。我突然鬆了一口氣。去年和她很接近,感染到她的緊張、無助、慌亂。後來自己也亂了,所以躲著她。應該是彼此的鏡子,看到自己缺乏的。祝福她。然後我也希望未來的自己可以得到平靜。

6月7日23:22
她說:「我覺得我和男友,一定會走下去、一定會結婚」。 是怎麼樣的男人,可以讓一個女生這麼有安全感?


── 感謝那些因孤獨而書寫的時刻

2011年12月3日 星期六

發酵


心情愉悅的瑪琍亞週六,把三樓到一樓打掃一遍,也該是讓冬季的衣服出場的時侯。

也許是個表裡不一的人,有著極開朗的外殼,卻有著不夠樂觀的內心;總用最快速的行動離開當下,卻選擇最緩慢的速度遺忘。過於敏銳的感覺,輕易被一段文字或曲子打中,而疼痛不已。

太容易入戲,卻遲遲無法卸下角色的情緒。

許久沒上來三樓這足夠二人搖呼啦圈大的陽台了,這裡會讓我想起那八年幫陳小嚕洗香香的燦爛午后。很清楚地感覺到時光殘忍地稀釋著回憶,卻無能為力。第259日,思念的時侯是笑著的,儘管常複習她的觸感,卻也不及離開那天僵硬身體的深刻。

是個過於執拗的人,永遠無法直視真情;深怕這用了14年的杯子有天破碎;總是搜集每天咖啡渣貪戀著殘餘香氣;我偶而會心疼曾暗戀男人六年卻只等到一張喜帖的自己;當想起在板橋老舊公寓被小偷入侵後,一個人在清晨四點台北街頭走著的自己,還是會寂寞。

有時會想起男人送給我的白文鳥被埋葬的失落;會想起和陳小嚕一起救那被老鼠夾而險斷腿的小黑狗時那悲凄哀嚎聲;會想起住了18年的故鄉,卻因為記憶模糊而失落;會想起2011年4月到11月幫我療傷的米嚕大黑狗,和牠害羞的女友;會懷有太多甜美記憶發酵而成的心酸。

此刻,樂於分享的我,有著必須選擇性發文的矛盾心情。感冒復原75%......。

代替

這幾天,很疲倦,常不耐煩地對媽媽發脾氣,發完脾氣又覺得很捨不得她。

今晚和沈嚕聊天,她說:「我也覺得妳每次發脾氣是因不甘願,但又還是會順著她,是那種身不由己的感覺讓妳發脾氣。」



小學六年級,爸爸要我學會騎摩托車,他說:「總不能到哪裡都和媽媽用走的吧?希望下次我回台南,看到妳會騎摩托車了。」

國中一年級,擁有自己的50CC摩托車,用來載連腳踏車都不會騎的媽媽,做了好多事來證明自己可以,是強迫著自己長大。直到這二年,終於懂了,其實付出並不能換來相對的愛,也才發現自己沒能擁有幸福的能力。

突然想與媽媽保持多一點的距離,給自己多一點時間和空間,追求想要的幸福,也讓她有機會多學習。

一陣子的刻意鋪陳,發現媽媽仍強烈的想把我留在身邊,知道她需要我的陪伴及協助,但是我好累、好慌了,真的想到其它城市去尋找自我;等有一天媽媽沒有能力照顧自己,再回來照顧她。

有時我會抱怨媽媽什麼都不會,不懂自我成長,媽媽總是說:「沒有我,妳們怎麼長大的?」擁有健康的身體,我是該滿足了。

其實她一直沒有發現,因為愛她,我人生得花雙倍的力氣、走雙倍的路、經歷雙倍的痛苦,誤以為自己沒那麼愛爸爸,其實是因為爸爸擁有媽媽太多的愛了,以至於我必須共同承擔很多事及情緒,開始覺得煩、覺得倦。

現在,想為自己作點事了。

想戀愛,想如其它女生那樣被疼愛,不想堅強了,不想代替媽媽的雙腳;雖然,我真的很捨不得媽媽,但需要時,我還會飛回來她身邊的。

2011年12月1日 星期四

都要分不清楚了

2011年的最後一個月,就這麼悄悄的到來,像是我的心情般,今夜突然下起了雨。再怎麼也想不起,11月的自己作了些什麼?昨天截稿日止,卻一個字也沒寫。

真的很想就這麼在臉書寫下「全播畢」來懲罰自己。

不是不相信別人,而是我不再相信自己了。如果有傷著,請原諒,我只是想擁抱而忘了自己滿身刺而已。

是第三個尋找不到「米嚕」和「小害羞」的深夜,不久前,三隻腿的小白狗也消失在夏天的盡頭。

牠們全都消失了,才意識到,我只是一個虛偽的人,以為自己在替牠們治病、讓牠們得以溫飽,卻只是在替自己療傷。

257日,從春季到冬季,總在少了小嚕的影子裡意識到孤獨。

再回去吧,回去那座薄情城市,去尋找迷失的自己,去尋找那還未開始就早逝的青春墳墓,去送給她一束新鮮的玫瑰,去她墓旁歌唱。

薄情城市裡很孤獨,但那裡至少真實,真實的無情、真實的眼淚,真實的擁抱自己。

都要分不清楚了,是天氣太悶了嗎?還是交感神經失衡使我全身發燙。都要分不清楚,是真的還夢了。都分不清了,其實我不是個好人吧?我總是以為自己正竭力在付出,其實都只是為了自己罷了。

2011年11月30日 星期三

長久而穩定的關係

如果不是與你重逢,昨天算是我單身滿8年。

我努力在學習談一段所謂大人的戀愛,就好像我的生命過程,來不及反應青春的到來,就被迫成為大人,很辛苦地......後來我才發現,我的書寫,總是只為一個人,你關掉臉書後,我再提不起勁了。

看著你接受訪談、你製作的節目,把手機鈴聲改成你的曲子,因為有你譜的曲子當鬧鈴,就能愉悅的起床。

把想說的話錄起來,用free pp傳給你,在清晨收到你的問候訊息,就足夠我支撐一整天了。

我總是忘不了,12年前你看了我一眼,開始彈起鋼琴的那天晚上......


電視訪談裡,你說:「剃頭、打鼓、吹古吹是很衰的行業」你卻選擇它為職業。

紫微命盤上說,如果不是從事從事藝術,你沒能當醫生,你該會是個血流成河的人。

是的,你有霸氣、你不認輸、你總是想作最好的、你讓人難以親近。也許那是命定的吧,我總有錯覺,你是霸王、是武功高強的趙雲,於是這輩子你教人擊鼓。

精通紫微的友人揮舞著手:「擊鼓就是戰!!」我現在知道為什麼12年後再次重逢,你作的曲子裡存有我前世痛苦的記憶了。

我怎麼會這麼勇敢,敢靠近你?
好友說:「妳玩很大,真勇敢!」

「我是認真的!」我常把這句話掛嘴邊
你總會問「認真啥麼啊?」

你知道的,我是認真的,雖然我未正面回答你。

不管它是否能如你所說:「是長久而穩定的關係」
它絕對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養分,當然,我希望它就是我在尋找的「不離不棄」。

大人的戀愛

我努力在學習談一段所謂大人的戀愛,就好像我的生命過程,來不及反應青春的到來,就被迫成為大人,很辛苦地......後來我才發現,我的書寫,總是只為一個人,你關掉臉書後,我再提不起勁了。

看著你接受訪談、你製作的節目,把手機鈴聲改成你的曲子,因為有你譜的曲子當鬧鈴,就能愉悅的起床。

把想說的話錄起來,用free pp傳給你,在清晨收到你的問候訊息,就足夠我支撐一整天了。

我總是忘不了,12年前你看了我一眼,開始彈起鋼琴的那天晚上......


電視訪談裡,你說:「剃頭、打鼓、吹古吹是很衰的行業」你卻選擇它為職業。

紫微命盤上說,如果不是從事從事藝術,你沒能當醫生,你該會是個血流成河的人。

是的,你有霸氣、你不認輸、你總是想作最好的、你讓人難以親近。也許那是命定的吧,我總有錯覺,你是霸王、是武功高強的趙雲,於是這輩子你教人擊鼓。

精通紫微的友人揮舞著手:「擊鼓就是戰!!」我現在知道為什麼12年後再次重逢,你作的曲子裡存有我前世痛苦的記憶了。

「我是認真的!」我常把這句話掛嘴邊
你總會問「認真啥麼啊?」

你知道的,我是認真的,雖然我未正面回答你。

不管它是否能如你所說:「是長久而穩定的關係」
它絕對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養分,當然,我希望它就是我在尋找的「不離不棄」。

2011年11月18日 星期五

花一開滿就相愛

說你是風。
你忘了我是樹林,風本該被抵擋在外的,是我允許你的停留。

從沒奢望有人發現成片槭林有棵孤獨的楓,槭也總有著被誤解為楓的
無奈。

你不想被緊握,我心裡也有你到達不了的那片湖,我們各自公平。
那片眼淚積蓄成的湖,用來灌溉玫瑰園,總會期盼有一天,花一開滿就相愛。

「花一開滿就相愛,離開害羞的女孩,我等來,在你眼中的光彩」

2011年11月15日 星期二

謝謝你們的養分

平時很多話的我,這二天就是開不了口,今天終於平靜了些。 

有誰能面對離別而不心懷感傷呢!?還不知道怎麼打包這一切,也還沒有勇氣整理照片,知道時間終究會讓這半年變成生命其中一小片拼圖的,但現在它就還是在那兒閃閃發亮。 

謝謝妳們的養分!謝謝大家!(深深地一鞠躬) 

謝謝導演,收留我這個外來種,在未來不管小說或編劇的創作上有任何成績,我都會記得說: 「首先感謝林靖傑導演」。



前晚到高雄車站居然沒火車搭了,走到對面,有個阿伯拉我去搭200元的遊覽車,但我堅持要去搭統聯及和欣,拒絕了他,後來才發現深夜的統聯和欣沒停新營 站,又不想麻煩高雄的友人,正在想該怎辦時,阿伯又走過來再次拉我去搭車。

200元新營交流道下,深夜一點半回到新營,走了半個多小時的路去開車,消耗 熱量,順便思考一下 (還真的怕會被搶劫)。

這是我第一次搭所謂的「野雞車」,在想,向來我人生選擇態度就跟這晚一樣,突然懷疑自己除了行車安全考量外,為什麼要拒絕搭阿伯的遊覽車?甚至當時「疑似」有輕視的心態。

反而瞧不起那晚的自己,欣賞阿伯那種只要把客人拉上車、可以賺錢維生、一而再不怕被拒絕的努力。

若有天我的人生面臨無車可搭時,會有曾經被我拒絕的機會回頭來找我嗎?愛情如是。我覺得不會那麼幸運遇到能觀察到妳正處於不知所措的人;放下尊嚴、解決 問題,才是我該學習的功課吧!

我也在學習,如何能不很用力,淡淡的說話也能帶給別人深刻印象的表現方式。

也喜歡小白稱我們第二組為「暖暖包三人組」,這個冬天,若想起你們,一定會暖暖的。




2011/05/08 ~ 2011/11/13 高雄市電影編劇工作坊

● 2011/5/8~11/13 高雄市電影編劇工作坊【電影編劇培訓】
● 2010/11/14 讀經兒童教育講座(台南市勝利國小)
● 2010/7~8 高雄師範大學語文教學中心【中文作文寫作師資班】
● 2010/6 中華民國國語文學會【國語正音與注音符號師資班】
● 2010/4 ~7 台南大學【華語文教學師資班】
● 2008 塔羅占卜牌初階&進階班
● 2007 ~2009 東山生態文史踏查




2011年11月13日 星期日

這是一種緣分




2011/11/13(日) am11:45


又到槭小楓的火車日記時間了,哈哈。

今天就要結束長達半年高雄假日課程。不知晚上會出現怎樣的心情?這二年一直在這樣的循環下渡過,好像也沒比較習慣離別。

從新營上火車,旁邊坐了73歲的阿嬤,忘了這是第幾次的高齡深度訪談?

她說年輕時在高雄大舞台附近。先生愛吃牛肉乾和蜜餞,她是賣牛肉乾及蜜餞的店員,這是一種緣份。於是,她嫁到台北,一住就是53年。

老伴走了,今天正好1年又1百天。(第1次泛淚)

「記得這麼清楚?」我說,我心裡想,嚕嚕今天離開正好240天,我又何嚐不是?

「每撕掉一張日曆,就覺得老伴越離越遠。只會越來越思念,他走後,我每天數日子」她說。並且聊了一些往事......

「我了解那種感覺,並且有時候一個動作就會讓妳憶起曾經共有的回憶。」很多時候,真的希望回到房間就能恢復原狀吧?(二次泛淚)。她來弟弟家住幾天,我說:「身體健康可以到處旅行真好」。

前面是頭髮抓亂的學生,我是單身輕熟女,後面有著牙牙學語的小Baby......旁邊73歲的阿嬤道別,幫她拉起行李桿時,突然想起忘了和她拍張照。

一直很想寫一個故事,一個關於「時間」的故事,也想拍一個不離不棄的真實記錄片。

她說:「有空來景美玩」。

望著窗外,我補捉到這張阿嬤跟我說再見的這幕!好想給阿嬤一個擁抱。

2011年11月12日 星期六

暖暖包三人組



劇本合體的這個週末,我徹夜失眠了。

現實裡這三個來自不同背景的女生,各自給了劇本裡三個女生不同的命運。

再看一次,還是想哭哭。

不自覺想當劇中那個有父母呵護著滿滿愛的女孩,也想當那個曾經因交換日記而不孤獨的女孩。

但我為什麼還是讓自己的女主角對愛情這麼的「矜」,勇敢去追好嗎?為什麼一定要在擁擠夜市才能第一次牽手?為什麼要牽了手才算是認定?吼喲!

和現實裡相反的是,最後只有我的女主角得到愛情。

還有,真的能一起去看張學友2012年2月高雄的加場演唱會嗎?好希望它成真噢。

不管如何,我們完成了!!
三個女生筆下的三個女生。

2011年11月9日 星期三

妳回來

昨天2011/11/08晚上
妳回來,是當小天使後第一次回來,
在我還未熟睡之時,彷彿是夢,應該是夢吧。

但夢裡,怎麼是餵妳吃藥的畫面?
那段吃藥的日子,妳一定很難忘吧?

2011年11月7日 星期一

本質

















2011.11.06 (日) 今天沒到高雄上課。

今年完食的書只有二本,好像花費太多時間在臉書上了噢。

昨天仍舊持續這段日子的習慣與功課,看臺片到睡著,睡了好久好久......繼前陣子的怪夢後,又做了個夢中夢,夢裡我被鬼壓床,還有靈魂出竅的橋段,夢醒後發現自己真的沒辦法動彈。(壓力有這麼大嗎?)

房間又作了點小變動,嚕嚕不在了後,空間更好運用,可是有時還是會很失落的希望她在。發現自己真的好孤獨,一個人在週日黃昏的公園散步,看到帶著哈士奇男人,覺得真羨慕。大概沒能力再擁有了吧,前陣子流浪毛小孩少了一隻,事隔二星期,總還是很不甘心的每天到原地期待牠出現。我想我死後應會是執念很深的那種鬼魂XD

其實,我是個很能夠被開玩笑的人,但多少還是會覺得受傷,尤其是在身材這部份。不過我想,我是在氣自己吧,用將近八年的孤單,豢養一隻45公斤的大犬、一只越來越深的寂寞和胖的身體。在氣我自己,那麼不受控制。

有些人,為了愛一個人,可以不顧一切把周遭的人當作棋子,並且傷害他人,我很羨慕這種人。再次確定我沒真正戀愛過。

我仍記得教授:「妳對人性太理想化了」,那麼,人性該是如何呢?也許,我太在意「本質」這玩意了,偏它是肉眼看不到的。

昨天友人談到真心與否這回事,老實說,我很怕不純粹的情誼,因為我會感到受傷。

演不來,我只好徹底逃避。但後來發現,那些不想再見到的人,總還是會再相遇,免不了還是要演出一場爛戲碼。

熱鬧有餘,卻真心不足。


2011年11月7日 8:21 來自Samsung Galaxy s2 手機 

生日快樂

















哈哈哈,親愛的Lulu,陳小嚕
九 歲 生 日 快 樂
妳在天上一定有吃不完的蛋糕和豬腳吧
很快樂都忘了回來看我了,想死我啦!

2011年10月31日 星期一

Magic Hour

昨天下午,大概是這些年來難得的Magic Hour吧!一切都配合得如此巧妙。

今年感冒次數大概已超過這十年來的總和。居住的小鎮上那家兒童診所,總是會給顏色鮮豔的藥丸,吞下前會有淡淡的水果香甜,再喝下甜甜藥水,就會睡得很甜很甜。

昏睡一天一夜後,Magic Hour就出現了。在這之前 作了一些功課,關於<九歌>,找了中文系的好友同行,稍稍派上用場。深深的被中場後那曲子打動,回家找了大半天才知那是老師親手譜的詞曲。

10年就這麼過去了,沒想到會再見,可以確定的是,當年的迷戀,因時空的變幻成了欣賞,成份不變,只是用詞的調整>///<。

10年前,很深刻的,正好在告別前一階段,勇敢把手給另一人之際,然後不久,就重跌了,再不久,出現了很多虛幻的美好。之後,就「我總是一個人在練習一個人」<<(從死小孩那看來的,好喜歡這句),後來一個人做了好多好多事,也開始當一個喜歡讀書的人。當年很想送給老師的那本書,也幸好沒送出。就這樣過了十年,彷彿還在不久前。

11/13就又要暫別高雄了,這次不要再像去年夏天那樣認真對高雄說再見了,因為說不定很快又再見,也說不定那會是適合居住的地方。不想再勸服自己了,因我知道生活的反覆會讓未來的我後悔。還是去追吧,儘管充滿未知的危險,也不要平穩而毫無生命曲線。

這週劇本 0 進度,故事的開端與結束總是為難人。把該看的資料存到手機,想趁搭車好好讀,卻只在進行無意義的思考與書寫。

今早醒來手機傳來友人生下3500公克寶寶的消息,她說得沒錯,真是痛死他娘了(孩子他娘)。

每週一回,我又離開新營,來到高雄,開始我一天的出走了,Hi~高雄哩賀!



2011年10月30日 11:38 來自Samsung Galaxy s2 手機 

2011年10月22日 星期六

不單單只是她,還有那些年那群人的共同回憶


打了一大篇文章,被不小心按到的「上一頁」給吃了。


2011年,創下這十多年來發表日記數最少記錄,我常覺得人生是很公平的,那些年來的不平靜,為自己帶來創作動力;現在有能力說服自己了,卻少了很多因孤獨而書寫的機會。不管如何,只要自己踏實並快樂的生活著,就好。


那天友人在動態上PO了「父後七年」的訊息,才讓自己認真回想單身的年數,我的上段戀情,就在她父親去世的那晚,在陌生的基隆結束,仔細一算11月29日就滿八年,這八年的生活除了短暫欣賞很多男生外,就是用學習來填滿自己生活;


近一年,開始很享受單身生活,也許是發現自己不是個那麼能夠專注的人;也或許是曾太專心於某一階段卻落空,以至於顛覆了整個人生觀。人性,大概也不是那麼絕對,說不定哪一天、哪一個人,又讓我徹底變回一個專情的人。


今年的1月21日前後,我作了二個旅行的夢;第一個夢,我在機場撞見心儀的男生,為了躲他,跑進機場附近店家,才發現是一家樣式華麗的骨灰罈店;第二夢,在即將出境前摔了一跤,同樣那個男生拉我一把,就這樣我們牽手到夢醒。


3月19日,嚕嚕離開那天,安樂園小姐為我介紹水晶甕,幫嚕嚕挑了自己最愛的粉紅水晶,那個水晶甕夢幻的程度,讓我忘了那是用來裝嚕嚕骨灰的恐懼;那一刻,聯想到一月份旅行夢裡的骨灰罈店。

我曾在想,其實有不少次經驗讓我覺得自己擁有預知夢的能力。


最近,睡眠品質很差,連二星期每天都作夢。10月20日晚上,夢到去一個陌生人的喪葬現場幫忙,後面有二個人扛著我去世多年小弟的遺體追著我跑;不久又發現,嚕嚕的遺體在一旁,同樣是離開時那條毛毯蓋著她。


或許是近日親人的健康出現問題,帶給了我恐懼;還是我心中仍惦掛著「如果有天我有能力想讓嚕嚕入土為安」,真的希望會有那麼一天;只是現在我還自私的讓嚕嚕住在J0-509,就為了想念她時能夠去摸摸那夢幻粉水晶甕、去溫習她的溫度、呼吸、打呼聲、她的表情、她存在我腦子裡的一切深刻記憶......

不單單只是她,還有那些年那群人的共同回憶。


又要結束一個階段,也許看似有能力告別很多事和很多人,但身體往往和心理移動速度不成正比,與以往多次的2-3月停留比起,這半年真是夠深刻的了,最後這一個月,飛速,時間感整個錯亂了。


再說說最近的心情吧,不喜歡有人把我當成假想情敵,「老娘」除了身材不夠辣外,會驕傲的認為級數不同而不屑比較;再者那男人也不值得......這種種會讓我覺得被羞辱。我是個很敏銳的人,些微的改變及文字傳達,就可以察覺對方的動機,只是我比較傾向讓事情自然發展。


對於友情,也許我看似是一個很容易相處的人,卻在心裡劃了一個嚴格的界線,真正走進生命裡的人不多,若不是相互給予的關係、對方不是個獨特的個體、若只是跟著我的喜歡而喜歡,我會抗拒去建立情誼,更不喜歡太刻意營造的關係,會有被侵犯的感覺。


2011/10/21  03:52  整整抵制了一星期沒進度的分場大綱,不得不開始了,和往常寫報告一樣,我總會到前一天才爆發,相信我今天一定能夠完成的!!

2011年10月11日 星期二

人潮褪去之後


親愛的Lulu北鼻 
還是會希望妳在房裡等我回家

2011年9月22日 星期四

《唬爛三小》

























9/21(三)「燦爛時光」

台南人導演黃信堯的《唬爛三小》記錄片

「在拍攝他們的同時,我也在找尋自我,不能說是人生的答案,而是人生的方向。」
啊堯導演這麼說。

很喜歡蔡崇隆導演(蔡小導)說的:
1.不分族群及南北,我們要懂得「互相欣賞」。
2.每個世代都有他們需要去面對的問題,也都有他們面對的方式。



聽說很多人邊看邊哭?我想這是一部會讓大多數男生哭的電影吧!
特別有感覺,大概因為背景是自己生長並熟悉的台南。

PS.七星香菸,是當年台客想提高身份時會抽的菸?!XD

從台南長榮中學、自在軒茶坊為背景,有著同樣愛唬爛「專長」的五個好友,在出社會後各自面臨了人生的課題,有人積欠卡債自殺獲救、有人和女友價值觀不同走上分手之途、有人順利的考上公務員、有人平順的有房有車進入家庭……以及出社會沒多久,就因車禍提早結束人生出國(去天國)的阿傑。

有人這麼評論它「六年級生私電影,照應人生苦與樂」。

昨天蔡崇隆導演說:「也許看是不幸,也是幸。」這句話也很符合我本身。

我也很羨慕啊堯導演有這樣一群一起長大的同學,我哥哥也有這樣一群從國中一起長大的同學。他們和電影裡一樣,20多年來各自經歷了人生。

那天哥哥的國中同學和女友來家裡:「聽他說你變超多的。」

國中時期曾是小太妹,沒考上高中職,選了一間報名就可入學、傳說出產美女的職校。競爭力不強,所以拿過全校作文比賽第一名、當了學藝股長,但卻也休學念了四年的高職生涯。19歲正式踏入社會……。看似很有戲的青春,但回首成長的路上,我一直是孤獨走著的。

「也許看是不幸,也是幸。」這句話很貼近我的生命歷程

也許因為是以台南為出發,讓我覺得整部片子非常的親切,電影裡那些「喀唬爛」的對話,都是活生生的生活,不需編劇發想的最佳台詞。

這部片其實很南部色彩,當中有很多所謂的「髒話」及台客語言,我比較好奇的是,生活背景大不同的人,在看這部片子會不會有所謂的隔闔?但蔡導提醒裡面的普世價值,其實是不分世代,蔡導說:「每個世代都有他們需要去面對的問題,也都有他們面對的方式。」

啊堯導演說:「世界和這人生一樣,一切都是唬爛三小」

有時候看著主管正經在說一些話時,也很想跟他說:「你是在唬爛三小!」



我想,如果身為一個沒有意識的人,會不會比較幸福一點?
但偏偏我意識到了,自己不想是那操弄的棋子,不想被時代擺弄。

燦爛時光‧人文空間   http://linking-ourlives.blogspot.com/
這裡的招牌是 管中祥 XD

2011年9月2日 星期五

我單身,但我不寂寞

























半年不見。其實是半年後第二次見,你看著我:「我比較喜歡妳脂粉未施的樣子。」

「妳怎可能一個人看電影?」

「一直是,也喜歡一個人。」不等你下班一起,因我想一個人。聊了很多,無關緊要或還算重要的。

你問,像我這樣年紀的女生,可不可能喜歡你這年紀的男生。八歲的距離,如果我的回答有所保留,那是因為我心上已有人。

獨自走在不算熟悉深夜的嘉義街上,我想的是,若可以不在意年紀,真希望自己還能多半年或一年的單身生活。

很疲憊的身心靈,看了場電影。

很可惜《真愛挑日子》這部好片,很快就會下檔。有時片子好看與否,與暢不暢銷無關。
就像一個女人是否得到幸福,與她本身所具備無關。

艾瑪說:「我單身,但我不寂寞。」

艾瑪也說:「我想好好寫小說,但是我必須活下去,所以必須工作。」

很意外艾瑪也說:「每次做愛後,我總是大哭。」

可是希望心靈逾越性愛的艾瑪,卻戀上了永遠像剛出獄般需要性愛的達斯。

深夜一點,從嘉義緩緩開回台南的路上,我在想,若可好好寫小說,我願意很辛苦生活下去。

2011年8月29日 星期一

在回憶裡閃閃發光


(2011/08/28 寫於新營>高雄的火車上)
或許是累了而不自知,今天驚醒的時候已經過了搭火車的時間,鬧鐘怎沒響?錯過了自強號,這個時段也只有電聯車可搭,匆忙的上了車,打算到高雄再搭計程車。仍是7—11的食物打發了早餐,店員的不友善並沒有影響我的心情。

心境還停留週六不肯離開,很久沒有遇到可以這麼自在相處的人們了,開心的吃吃喝喝,不用思考大聲說話。

動作表情很細膩的老江,多年前在我還是業務助理秘書時,曾經因工作經常通電話,這些年來偶爾mail聯絡,沒想過會再見面。

老江和有著武俠小說俠客般瀟灑的阿超,二個截然不同的個體,但互動很微妙。

個性和舉止很灑脫的阿超,仍可感覺他應是個習慣照顧朋友的人,有一些些小貼心,鐵漢柔情這詞在人生中不斷地被應證;小蔡有一種憂鬱的氣質,但沒有距離感,也是好人一枚。

曾幫我跟上帝借半小時陪她喝咖啡的欽,在一起經歷一些事後,終於拋棄多年單身身分,甘心當一個居家的男人;

傑還像當年那樣,總要把一切抗在肩上,我已經不再是他眼裡需要被照顧的小妹了,但我其實沒有他說那麼勇敢。 

終於可用雲淡風清的方式看待那段曾經,回到初相遇那時那樣的打鬧。 

那年總是偷我安全帽去玩打棒球的小潘,開始散發出成熟事業家的氣質,和怡娟一起努力未來很令人欣羨;
怡娟說總是看到我寫了很多文字,不知怎麼回應,只能按讚。我說:「按讚就是了。」告訴我妳看到了,知道妳關心,我就開心。

告別後吳主任總是會補上一通電話,她說眼光別太高,其實我只是不確定自己康復了沒,也只是不知道怎麼結束多年單身生活! 

半年的編劇課即將邁入第五個月,我已開始出現疲累。在想著重拾荒廢一年多的瑜伽課,努力瘦到標準體態,或許下一階段該去學學專業化妝技巧,積極讓自己成為一個內外並重的女生! 

「別忘了把約會時間排進行程裡」我總會記得友人如此提醒。

對了,昨天終於回到那些年在回憶中閃閃發亮的黃金海岸,其實在心中大哭過一場,就像那些回不去的從前,堤防上高築的籬笆,像那年愛情離開後在愛情國度裡築起的高牆。沒有人攀爬入內。不知覺身上爬滿了刺,渴望擁抱很難。